神秘文化
神秘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神秘文化 >

[杜國英]俄羅斯神話學派的神話理論及現代性思考

發布者:風俗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9-06-08标簽: 思考 神話 杜國英 俄羅斯 學派 論及 現代性
原标題: [杜國英]俄羅斯神話學派的神話理論及現代性思考


 

首頁-民間文學-[杜國英]俄羅斯神話學派的神話理論及現代性思考

  more...  

[杜國英]俄羅斯神話學派的神話理論及現代性思考

 
2019-6-8 10:47:22  
 




 
            [杜國英]俄羅斯神話學派的神話理論及現代性思考       
                  
                  
          作者:杜國英| 中國民俗學網 發布日期:2019-05-25 | 點擊數:384       
                  
                  
                      
                

摘要:俄羅斯神話學派是俄羅斯文學批評史上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19世紀以前的神話記述工作、神話哲學的形成以及19世紀俄羅斯文學的繁榮和發展促進了俄羅斯神話學派的産生。他們繼承了西方各種神話理論的主要觀點,探讨了諸如神話的研究方法、神話的渾融性特征、神話的起源和神話的隐喻等。他們基于民間文學研究把神話和民間文學以及文學聯系起來,闡明了俄羅斯人的神話意識在民間文學和古代文學中的表現形式以及神話存在和演變規律,并以神話為依據探讨了民間文學各種體裁的雛形,奠定了神話、民間文學和文學比較研究的基礎。

      

關鍵詞:俄羅斯;神話學派;神話理論;民間文學

                  

  神話是文化史上影響人類精神生活的重要現象,作為各民族曆史發展的特定時期的文化意識活動産物,它一方面持續影響着現代人的精神生活,另一方面作為一種獨特的思維方式不斷“啟迪”現代藝術創作。正如哲學家尼采所說:“沒有神話,一切文化都會喪失其健康的天然創造力。惟有一種用神話調整的視野,才把文化運動規束為統一體。一切想象力和日神的夢幻力,惟有憑借神話,東北結婚風俗,才得免于漫無邊際的遊蕩。”[1]20世紀的“神話複興”給文學藝術帶來巨大影響,重陽節風俗,重新評估俄羅斯神話學派的理論建樹就成了一種必要。

      

  神話成為科學的研究對象,始自于維柯。神話學的曆史雖然不長,但是随着各種神話理論的出現,逐漸形成了各種神話學派。有學者指出:“古典學學者緻力于闡釋古希臘和中東神話;《聖經》研究者探索《舊約》中的神話因素;人類學家們研究神話包含的文化模式,例如社會組織的方式;宗教史專家則着重研究神話在宗教體系和儀式中的規則;民俗學家着意于在不同地域和文化的區域内各種神話類型的分布狀況;心理學家尋求将神話理解為根本的人類苦難處境或沖動的奇異反應。”[2]與西方神話研究相比,俄羅斯的神話研究具有自己獨特的發展軌迹,其神話研究不僅起步相對較晚,而且早期的神話研究與其說是研究,還不如稱之為記述。這種情況直到19世紀才有所改觀,人們開始緻力于對神話的理性思考,所以到了40年代,俄羅斯文藝學中就出現了神話學派。神話學派的創立使俄羅斯的神話研究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受格林等人為代表的神話學派的影響,俄羅斯的神話研究始于民間文學研究,而19世紀以前的神話記述、神話哲學的創立以及文學的繁榮和發展為神話學派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一、俄羅斯19世紀之前的神話研究

      

  神話根植于遙遠的古代,反映了早期人們對世界的感知,包含着曆史和宗教因素,蘊含着人類樸素的宗教思想和最古老的哲學觀念。古羅斯人雖然還沒有“神話”這一概念,但是他們在知曉希臘神話以前便早已經有了多神教神話的觀念,諸如對天、地、光等的認識。由于古羅斯人對希臘文化的接受師承拜占庭,自基督教傳入以後,古羅斯長期處在多神教和基督教并存的雙重信仰中,故而他們在接受古希臘文化的同時,也吸收了一些拜占庭傳過來的包括希臘神話以及對神話的理解在内的諸多思想,如視神話為寓言,認為神話創作為無稽之談,等等。然而“正是通過掌握了拜占庭所因襲的希臘神話,神話形象和概念才成為最能理解古羅斯文化中的神話獨特性的材料。”[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