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文化
飲食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飲食文化 >

陰道老化 每一個山西人,上輩子都是被酸死的

發布者:風俗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9-03-17标簽: 每一個 山西人 輩子 都是 死的
原标題:陰道老化 每一個山西人,上輩子都是被酸死的


“柴米油鹽醬醋茶”,家裡要備一瓶醋,是大多數中國家庭的共識。

陰道老化 每一個山西人,上輩子都是被酸死的

汪曾祺曾經描述過他所見到的山西人吃醋的場景:“山西人真能吃醋!幾個山西人在北京下飯館,坐定之後,還沒有點菜,先把醋瓶子拿過來,每人喝了三調羹醋。鄰座的客人直瞪眼。”

有網友感慨,這張圖片光是看上去就要酸倒牙了,不知道山西人為什麼這麼愛吃醋。

醋,在 山 西 被 喜 愛 的 一 生 

還有著名的蒜醋:把蒜瓣腌在醋瓶裡,要吃的時候可以把泡的烏黑的蒜瓣丢掉,也可以将蒜搗碎,做成蘸料。這時候的醋滲進了蒜的辛辣味道,再加上醋本身的醇香,令人回味無窮——唯一的缺點就是在醋和蒜的雙重加持之下,不管刷幾次牙,那種一言難盡的餘味暫時不會從嘴裡消失

不知道是在哪個曆史的瞬間,某個山西人一拍腦門,就想出了“熬醋”這個能徹底驚呆外省人的防病妙招。

陰道老化 每一個山西人,上輩子都是被酸死的

從滾油中走了一遭的花生在最脆的時候淋一道醋,兼具油炸的松脆和醋味的柔和,就成了一道風靡山西的名菜:老醋花生

相比于廣東人上桌先洗盤子,川渝人上桌先找辣子,東北大哥上桌先倒酒,一群山西人在餐桌旁坐定,多半會先在碟子裡倒一些醋。菜還沒上齊,衆人談話之際,就可以用筷子頭點一點醋來吃,給嘴巴找點滋味。

 
2018-10-23 13:42:55  

陰道老化 每一個山西人,上輩子都是被酸死的

 

在吃醋這件事上,山西人和外省人存在着觀念上的差别。外人也許隻有在吃餃子、吃面條的時候,才會想起加醋,而在山西人這裡,加醋是默認選項,隻有碰上月餅、粽子等等食物時,才會考慮把懸在半空的醋瓶子放下。

在三晉大地,愛吃醋的人是普遍的,不愛吃醋的人是個别的;加醋的菜是普遍的,不加醋的菜是個别的。如果一家餐廳沒有事先在桌子上備好幾瓶醋,那簡直就像一家隻有清湯鍋的重慶火鍋一樣,是業界的另類。

“我 家 的 空 氣 清 新 劑 是 酸 味 的” 

▲蒜醋的滋味絕對酸爽到靈魂出竅 圖/攝圖網

喝醋、煮醋之外,山西人不滿足于僅僅消費醋本身,而是想方設法把醋味賦予其他食物。在山西,醋是一切涼拌菜的主要底料,拌黃瓜,拌嫩核桃,拌蘿蔔,可以不放醬油,但無不要用滿滿一大碗醋作為背景。

新周刊

陰道老化 每一個山西人,上輩子都是被酸死的

其實,隻要給山西人随身一瓶醋,他們在生活裡撒上一點,就沒有什麼困難是吃不下的了 


不僅是學校,工廠、醫院、候車室等公共場所,在無數個家庭裡,都時常能聞到這種濃濃的醋味。“熬醋療法”的邏輯也很簡單:既然醋酸能殺菌,那麼讓醋香飄滿房間,不就能把細菌追而殲之、一網打盡嗎?

至于其他的菜肴,包括炖肉,炒青菜,煲湯等等,醋都是默認添加的一味元素。尤其是吃面的時候,醋簡直是絕佳搭配。醋之于面,就像伴侶之于咖啡,鹽水之于菠蘿,老幹媽之于留學生一樣,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傳承至今,曬醋是門工藝繁複的技術活 圖/攝圖網